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频道 > 国内新闻 > 社会民生>正文

除了市值1.3万亿的快手,还有很多看不懂的创业传奇

时间:2021-02-22 16:04:51    来源:国际财经网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我来说两句() 字号:TT

当2020 年末茅台股价再度创下历史新高之时,12 月刚刚在港股上市的泡泡玛特一度创下了千亿市值,一个多月后,“老铁666”更是支撑了快手1.3万亿的财富神话。

是市场疯了,还是我们看不懂。

40多年改革开放,创造了无数的财富神话,也诞生了许多商界的传奇,如宗庆后、马云、马化腾等。但是,这些老一辈的创业故事与现在已经较为遥远。

但是商业在进步,一代代创业者也在上演着后浪推前浪的故事。尽管有些故事让人感觉不可思议,但它们却组成了这个时代的精彩。

喜茶聂云宸:一杯茶风靡全国

“秋天的第一杯奶茶”梗的背后,是奶茶产业蓬勃的“春天”,喜茶也因此春风得意。

从广东江门的路边店发展成全球连锁品牌,喜茶用了 8 年时间。目前,喜茶估值超 160 亿元,其创始人也因身价高达 40 亿元上了热搜。

1991年出生的聂云宸,毕业于广东江门一家的专科学校,没学历、没背景、没人脉,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专科生。

放到一线城市,他甚至连大公司的门槛的都进不去。但是,没有退路往往也是催人奋进的原因,聂云宸从毕业开始就坚定了创业的心。

初生牛犊的他,在广州来了一家手机配件店,但由于利润太低,不久便自动歇业,回到江门。正是在江门,他开始了一段崭新的创业之路。

2012年,聂云宸在江门选择了当时仍然是一片蓝海的奶茶行业,创造了“皇茶”,由于行业竞争尚小,不久便开到了三家。

随着竞争加剧,三家店中一家出现亏损后,聂云宸便开始思考奶茶行业的未来。

他看清了奶茶行业的定位,要做品牌、做质量。于是,在经历无数的尝试后,“芝士奶盖”这一新品出现,并通过微博等社交软件迅速在年轻人中传播走红,皇茶正式进入发展的快车道。

至于更名,则是因为“芝士奶盖”这一产品并未不可复制,而且皇茶的商标都被人大量抄袭,聂云宸选择了将皇茶更名为“喜茶”。

近年来,崛起了诸多饮品新国货品牌。新茶饮的消费群体主要为年轻人。中商产业研究院 2018 年 12 月发布的《中国奶茶行业发展前景研究报告》显示,随着消费结 构 升 级, 以 80 后、90 后、00 后 为 代表的年轻一代表现出惊人的消费能力,是茶饮消费的主力群体。从年龄段来看,16岁~ 25 岁年龄段人群为消费主力军。

喜茶的成功,离不开网红新势力的崛起。要知道,仅仅近3年来,短视频平台在中国迎来了迅速发展的时期。在这几年,95后逐渐成为消费主力。年轻人喜欢到店打卡,并通过朋友圈、小红书、抖音等平台分享。喜茶被称为网红店,并不是有许多网红帮它带货,而是由于其本身自带流量。喜茶在近几年走红,进入全国许多一二线城市,在很大程度上是搭上了小视频与网红打卡热潮。

聂云宸成功的背后,有他自身的努力、坚持,独特的商业眼光,也有奶茶赛道的兴起、资本巨头的涌入,这些都让他成为了90后创业的代表人物之一!

波场孙宇晨:打造下一代全球互联网及金融基础设施

孙宇晨也是90后,但与聂云宸19岁就开始从小城市摸爬创业不同,孙宇晨的人生可谓是开了挂,除了逆袭考上了北大,而后更是赴美留学,是妥妥的学霸。

留学期间,孙宇晨凭借着独特的商业眼光,将省吃俭用的钱投资了特斯拉,赚取了8倍的收益,再投资了比特币,赚取了几十倍以上的收益,年仅23岁就实现了财富自由!

2014年,正值国内“双创”如火如荼,孙宇晨毅然放弃华尔街的高薪职位,顶着个Ripple大中华区代表的头衔回国,宣扬Blockchain的理念,孙宇晨将其翻译为“价值网络”,也即是后来的区块链。

正值比特币疯狂暴涨之际,区块链领域悄然成为风口,一场数字革命正在兴起!

2017年孙宇晨创立了波场,并开始发行虚拟货币TRX,原始价格0.01元一枚,共发行1000亿枚。

波场比在美上市交易后,价格一度飙升至2元一枚,涨幅高达200倍以上!

而此时,国际上的虚拟货币巨头中,全都是欧美国家公司创造的虚拟货币公链项目,波场成为唯一一个市值跻身前十的中国虚拟货币,成为国内公链的代表。2021年初,波场公链总用户数突破2100万,成为全球三大公链中的唯一华人链,累计交易总数达15亿次,运行着全球规模最大的DApp生态。

波场从成立之初至今,是如何发展得如此迅猛的呢?

纵观国内的区块链项目,多以蹭封口热度为主,能做出区块链成功的寥寥无几,波场是为数不多的创造出了生态公链的项目。

数字革命的脚步已经越快越快,去中心化将成为未来的发展趋势,而波场成功顺应了数字化发展的趋势,打造下一代全球互联网及金融基础设施,全面加入国际区块链竞争中,为中国的区块链技术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。

而今,波场的公链技术已经开始反超以太坊,是国内当之无愧的区块链行业代表之一。

孙宇晨创立的波场的成功,在于成功抓住了数字革命这一趋势,打造出了国内数一数二的在国际上市场上交易的区块链项目。

拼多多黄峥:LOW后面的速度

黄峥与孙宇晨无疑都是极具传奇的,都拥有着超级学霸、海外求学的经历,并且对于互联网有着不同于常人的洞见。

在两强相争的电商格局中,拼多多迅速撕开了一条裂缝。较之于前辈,从成立到上市,京东用了10年,阿里用了10年,而拼多多只用了短短3年。

创立拼多多只是黄铮传奇的一部分,其身上还有着很多的传奇故事。

早在大学时期,黄峥就以对互联网行业的深刻见解闻名,更是结识了当时的互联网大佬—网易丁磊,丁磊随后将黄峥介绍给段永平。段永平对黄峥这个年轻人十分欣赏,并且带了黄峥一人与巴菲特共同就餐,也就是在这一顿午餐上,黄峥开始拓宽了自己的视野!

离开谷歌后,黄峥回国准备创业,做了几个小项目,但最终都以失败告终。黄峥并未气馁,而是重新寻找机会。

2015年,电商市场搏杀得如火如荼,阿里巴巴与京东几乎分割了所有的电商市场份额,这时很难再有新的机会给创业者进入。

深耕电商、游戏领域多年的连续创业者黄峥注意到,随着从PC互联网转移到移动互联网的下半场,用户在线上获取信息的基础逻辑正在变化。

拼多多与同一时期的普通电商相比,最大的创新是 C2B 拼团,也就是说拼多多具有社交分享性质。具体应用场景为,拼多多发布高性价比商品,利用价格低,“买到就是赚到”的消费心理,让用户自发在即时通讯软件上发起拼购,并利用用户的社交关系,来提高商品的销量。

拼多多的快速崛起,离不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。搜索引擎日渐式微,每一个在线用户均成为了一个即时信息分发节点,以微信、微博为代表的移动社交应用占据潜在消费者主要的在线时长,在线社交关系网络日益成为消费者获取、传播商品信息流的重要通道。流量分发模式也从“中心化”的关键词搜索,转为在“去中心化”的社交关系链中的“推荐”,是“信息找人”或者是“货找人”——这意味着,商品信息将有机会在社交网络中出现“裂变式”的迅速扩散,从而大幅降低电商平台的获客成本。

在这种背景下,短短三年,拼多多就实现了在美国上市,并成为与阿里巴巴、京东齐名的电商平台。

黄峥的成功,与他知识的积累、伯乐的欣赏有关,更与他创业的经历、独到的眼光有关。从创业至今不过短短5年时间,黄峥就已经成为国内三大富豪之一,他的成功速度令全世界都惊叹。

泡泡玛特王宁:选择盲盒创业的清醒

与黄铮一样,同为80后,泡泡玛特与拼多多也一样,在快速成长的过程中,面临着很多的质疑,却最终重新定义了一个行业。

提到这两年的现象级产品,“盲盒”必须有姓名。

在2019 年的天猫“双 11”,5.5 万个 labubu 盲盒,9 秒就被抢光,销售额突破 8212 万元。这股力量也把生产盲盒玩具最大的生产商——泡泡玛特成功推上了市。

2020年12月11日,国内潮流玩具工具公司泡泡玛特登录港交所上市,发行价38.5港元,开盘77.1港元,按开盘价计算泡泡玛特的市值达到了1065亿港币,王宁与妻子持股49.8%,身价超500亿港币。

“炒盲盒”,是继炒鞋之后的又一风口,作为国内潮流玩具行业第一,泡泡玛特在超盲盒风口之上发展迅速。尽管泡泡玛特否认自己的核心是盲盒,而是 IP。不过,泡泡玛特的IP,的确通过盲盒获得了被消费者接受、熟知、认可的机会。

作为一个普通本科毕业生,王宁创建泡泡玛特,源于一次去香港见女朋友的旅行。王宁发现了一种特殊的商机——香港卖潮流玩具的超市。

其实,早在上个世纪 80 年代,提 日本就推出了一个和今天的盲盒玩法基本一样的扭蛋机。但当时扭蛋机中的玩具,基本上都是和二次元、动漫相关。尽管消费者忠诚度很高、消费

能力和复购率都很强,但它整个产业在社会中都只能算小众。

当时,这些潮流玩具在国内还未普及,且当时以80后为主的青年群体对潮流玩具并不感兴趣,资本不看好这个项目。

王宁却做了,2010年11月,在北京中关村的一个小角落,泡泡玛特的第一家店落成。

但是,创业之初的困难是难以想象的。

由于潮流玩具在当时并不受宠,生意冷清,只能是勉强维持。并且,由于王宁管理上经验不足,未能成功保住团队,最严重的时候,店长带着员工集体罢工,留下王宁自己看店。

泡泡玛特的艰难处境,让王宁开始重新思考这个行业的价值!

而2012年,转机悄然而至!

这一年,投资人麦刚投了200万给了泡泡玛特,王宁刚新开了三家店,同时,王宁也逐渐找到了这个行业发展的出路。

2015年,泡泡玛特销售的一款名叫Sonny Angel的日本IP玩具,销售额大幅度增长。

这让王宁认识到,潮流玩具的市场是巨大的,而潮流玩具销售最关键的,便是IP。

盲盒的问世,可以说是完美地迎合了Z世代的消费需求:自带“泛二次元”属性,集结了各种 IP 内容,带有游戏性质,系列产品还能激发消费者的收藏集齐欲望。

如今,盲盒的百度指数和密室逃脱、KTV 都处在同一个数量级。也就是说,盲盒虽然对中国人是个新事物,但它在整个社会的讨论程度,一点都不比旧事物低。

2019年,“炒盲盒”开始盛行,市场不断质疑盲盒本身的价值,认为价格虚高!

不得不承认的是,泡泡玛特打开了整个潮玩市场。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报告,中国潮玩零售的市场规模由2015年的63亿元增加至2019年的207亿元,复合年增长率为34.6%。同时,受中国潮玩的受欢迎程度不断上升所推动,这一市场规模预期将于2024年达到763亿元。

盲盒的背后不是盲从,每个人从盲盒里找到的情感需求都不尽相同。或许把自己打造成社交货币,才是泡泡玛特最大的优势,毕竟流行来来去去,没人能保证明天消费者会喜欢什么,但是通过自己喜欢的东西,认识到志同道合的朋友,这可能是在互联网时代消费者真正关心的事情。

总结:未来已来,只是我们不太相信

时代在发展,老一辈“煤老板”、“地产大佬”的时代已经渐行渐远,未来的时代,将会是90后、00后的时代!

奶茶、电商、炒鞋、炒币,这些年轻人玩得风生水起的领域,正在不断发展,逐步取代老一辈的创业故事,成为新时代下的创业典范!

纵然这些行业都面临着各种各样的质疑,一如曾经的煤炭、钢铁、地产等传统行业面临的质疑一样。但是,这些行业的兴起、新兴创业势力的兴起,不会因为市场上的质疑而止步不前!

未来,年轻人还将会创造出更多的、属于年轻人的创业故事!


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

相关新闻
网友评论
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
用户名:
密码:
验证码:  
匿名发表